水木年华做客鹏路升堂:曾经的足球梦-国门与射手

http://sports.sina.com.cn 2006年07月04日16:30 新浪体育
水木年华做客鹏路升堂:曾经的足球梦-国门与射手
查看全部体育图片 循环图片


  新浪体育讯 视频-水木年华做客鹏路升堂 真球迷的足球声音

  世界杯期间,新浪隆重推出“鹏路升堂”嘉宾聊天室,每天中午1:30到2:30,资深足球记者李承鹏、董路都将和你一起和你“品尝”世界杯的酸甜苦辣,“风暴的味道”,就在新浪“鹏路升堂”嘉宾聊天室!7月04日,我们邀请水木年华做客,畅谈世界杯,以下是本次聊天实录:

  董路:各位新浪网的网友朋友们,大家下午好!在经历没有什么特别实质性危害的轻度地震之后我们开始日常的生活,今天也是很多球迷翘首企盼的一天,因为明天凌晨有比赛。今天我们嘉宾聊天室请到了水木年华的朋友,小缪,小缪是不是世界杯期间昼浮夜出型的。

  缪杰:前几天一直没有睡觉,幸亏这两天可以休息一下。

  董路:大家都非常熟悉你们水木年华的一些歌曲,可能对自身的兴趣爱好可能觉得更多的是唱歌,其实你是球迷。

  缪杰:其实一半一半,有时候很难讲自己干什么。

  董路:如果可能你做什么,跟足球有关的,教练、球员、记者?

  缪杰:还是当球员纯粹一点。

  董路:有过这个梦想?

  缪杰:有。

  董路:什么时候这个梦想破灭的?

  缪杰:还是23岁。

  董路:这个梦想还是坚持了很长时间了,在我16岁就破灭了。(笑)

  缪杰:因为看着足球着急,当然我知道自己足球踢的没有特点好,但是总想武侠小说似的拿天吃了什么药或者拿到了武功秘笈就可以了。

  董路:我也有梦想,我就是只有一招,就可以踢进去,然后就进国家队了。

  缪杰:我的梦想跟你不一样,我的梦想就当一个不漏球的大门,这样我要想进中国队怎么都出线了,这样怎么都过去了。

  董路:还真是,咱俩就病到一块去了。

  缪杰:中国队有你我就高兴了。

  董路:一个不进球、一个不丢球。对于我们这样的想法是对于中国足球的热爱,当然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世界杯的决战,仔细一想这一个月过的太快了。

  缪杰:对。

  董路:你想4:2赢哥斯达黎加没几天,这其中有没有烦的时候,比赛跟想象的不太一样?

  缪杰:还好,我觉得真正球迷看的是过程。

  董路:不是什么迷吗?

  缪杰:我是阿迷加英迷,因为他们不管场内场外都是死敌,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成了两个的迷了。

  董路:你是属于什么级别的?

  缪杰:我觉得小小罗点球进去以后,感觉就跟中国队外围赛踢出一样,同样的道理,好象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失落的刚才了,当时想不是真的吧。

  董路:那阿根廷被淘汰呢?

  缪杰:因为阿根廷我都已经有思想准备了,英格兰我没有思想准备,阿根廷我实在是想到了。

  董路:但是你想到了有可能会不能够走的更远,但是毕竟坚持到了罚点球,不可能罚点球的时候也能想到会失败,可能你希望反而更大。

  缪杰:还好,因为德国人罚点球太有谱了,确实像莱曼这样的比较有经验。我觉得英格兰罚点球就应该没问题,我不知道兰帕德、杰拉德那么罚点球,因为我觉得英格兰罚点球是高球,不管怎么扑都进去的,我觉得要保持英格兰罚点球的风格就拿下来了。

  董路:你会感觉当时杰拉德、兰帕德你在都能扑出去了?

  缪杰:那肯定的,那俩踢确实不叼,但卡拉格那一下我想完了,肯定完,因为他那脚肯定是练过多少次的,结果他一着急踢到那个角,结果一想完了,因为他不是真正脚法那么好的队员,他踢那儿一定练了半天,再踢那儿绝对不敢踢那角了。

  董路:就像打麻将和了,结果没和,人家都知道你的牌了。好象曾经有个,我就告诉你我就打那个角。

  缪杰:当时好象是98年还是几年,苏克就罚那个脚。

  只要角度、球速超过那个极限你是拦不住的,我觉得卡拉格肯定不罚那个角了,我一看第一球完了。

  董路:实际上英格兰队之前很多人看好,比如前中后场都有球星,而且年龄结构也合理,另外也有太多的好象曾经失败的教训能够汲取,最后为什么只是又到八强跟2002年只是一个重复?

  缪杰:就是一个用人的问题,拜读了您的大作,埃里克森没有什么错误。

  董路:如果你是埃里克森,那场比赛你怎么做?

  缪杰:把兰帕德撤下去。

  董路:但是作为那个角度,撤下去的比放上的难度更大?

  缪杰:这就是我把人都放上去了有问题也不是我的问题。

  董路:像小罗那个?

  缪杰:当时把阿德换上场我心想巴西完了。

  董路:他实际上在找退路呢?

  缪杰:一换上阿德我就想巴西完了。

  董路:可能在教练那个位置上可能旁观者清,你如果是埃里克森你想能不让他上吗?

  缪杰:看多梅内克就不用。

  董路:看看巴斯滕死活不用。

  缪杰:这就是赌吧。

  董路:可能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有自己的看法,其实我们都是球迷,只是表达一种想法,我的理解就是说,可能有的时候我们习惯于用结果推过程,结果推过程其实这个也是很正常的,因为这就是胜者王侯败者寇,可能换另一个角度站在埃里克森的角度想可能有一种思路的打开,比如你会从重了解到一个教练可能承受多大的压力。

  缪杰:这个我能想到,所以我理解埃里克森,至少赌输了没人说我什么,但是我倒不是从结果推过程,比如英格兰那场球,刚开场才到酒吧的,当时还不知道首发阵容,我当时问朋友打几几几,人家告诉我442,我说赢了,后来一看名单,完了还是451,你把鲁尼一个人摆在那儿让小贝干吗用,小贝等于废掉了,至于克劳奇摆下来让兰帕德也好、杰拉德也好、鲁尼也好。

  董路:但是那场比赛我不认为斯科拉里比埃里克森怎么样,如果英格兰换位换成葡萄牙,62分钟就11个人打10个人的葡萄牙,但是一直到120分钟,不过最后罚点球英格兰赢了。

  缪杰:这没有办法客观估计,就像你的女朋友跟别的女孩打架,你向着谁肯定向着女朋友了。或者你的小孩跟别的小孩闹,你会觉得你的孩子是受你教育当大的,当然英格兰不是受我教育长大的,你肯定向着自己人。

  董路:像缪杰这样的既有情感寄托,又有思考,我觉得这样的球迷我挺尊敬的,而不是单纯的我爱一支球队,我就是爱他,甭管他怎么样,神圣不可侵犯。

  缪杰:输了球至少输的漂亮,踢的难看至少我赢球了。

  董路:本届世界杯你喜欢的两支球队都牺牲了,这个对于世界杯的观众会不会受影响?

  缪杰:还好,还残存一个意大利。

  董路:你博爱啊。(笑)

  缪杰:真正那么喜欢的是英格兰跟阿根廷,但是比较支持的是意大利和荷兰,因为当时受荷兰三剑客的影响,受AC米兰的影响,对意大利的足球还有感情在那里,没有激动到那程度。

  董路:我觉得真正找到思考足球的,不能说你懂多少,我觉得这个挺好。你给我分析分析,或者给广大的球迷分析分析今天晚上德国队对意大利。

  缪杰:很难讲。

  董路:有一种说法就是说,我不知道1982年你看球吗?

  缪杰:1982年,也是半夜吧,那时候我上幼儿园呢,82年我上小学了,但是我那时候没有办法没有熬夜看球,只是听新闻,只是知道罗西,佐夫,这一票人。

  董路:那场比赛的决赛是3:1,意大利战胜了德国,罗西也进球,好象卡布里尼是先造一个点球结果还没罚进去,整个那场比赛是我年少的时候终于有人捧杯了那种感觉,看到意大利也知道那时候意大利的足球詹蒂莱,我觉得他的名字翻译的挺好,他是后来他永远盯对方威胁最大的前锋,马拉多纳了、济科了,在你看来这届意大利跟以往认识的意大利有什么不同?

  缪杰:比前两届要好,比老马尔蒂妮带的意大利要好。

  董路:好在哪儿?

  缪杰:进攻套路多,讲进攻至少有不同的变化,前两届的意大利真是人长的真帅,踢的是真难看,着急啊。

  董路:就是防守反击。

  缪杰:一个大脚就前门,现在有普尔多摆在那儿,他还能带能突,这边赞布罗塔。

  董路:攻击方式多了,长的、短的。

  缪杰:套路多,至少能压出来,至少能进攻了,唯一的缺点就是最早两个前锋互相补顾,就是各自为战,尤其是头两场很多镜头就是在大门只要我横拨给另外一个人就是空门。

  董路:这种是单前锋。

  缪杰:不是单前锋,像舍普琴科是有传球意识的,通过这场比赛看他是愿意传球的,像杰拉迪诺就是看到门就不传。

  董路:像埃德蒙多,不断有人指责他,在比赛当中该传的你不传,结果给球队带来影响。他问这个人,说我是谁,说你是埃德蒙多,说我是不是最佳射手,说是,说我是最佳射手这个球都踢不进去,我传给别人能进去吗。

  缪杰:中学的时候我跟别人吵了一路?

  董路:你也是不传球的?

  缪杰:我传球,因为我确实是我们班进球最多的人,有一场比赛我觉得我机会太好了,射门了但是没射过去,那边接应的一个哥们儿,我们是双前锋,他说你为什么不转给我,我说我觉得我那个球能进,我们俩真的吵了一路,因为我们俩回家顺路,一直骑车半小时到我家说你干吗不传,我说我干吗要传,能进。最后的结论就是,我并不认为我不传给人就是错误,我的错误就在于我没进去。

  董路:只要这个球进了,用任何的方式进。

  缪杰:包括因扎吉的球,他可以传,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肯定不会传的,但是那个球如果没进的话…

  董路:像巴西上场比赛对加纳,卡福有一个球,咱们都用事后诸葛亮的方式想想,那个球对于小罗可能很重要,就是说哪怕这个球容易的用舌头舔都能舔进去,也是一粒进球,对于他找到这种感觉,打开这扇门太重要了,我觉得卡福应该定为第一罪人。而且卡福那个犯规有必要吗?

  缪杰: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人看亨利呢。

  董路:对啊。

  缪杰:就是说可以所有人都不看,为什么不派出一个人去看亨利,我一直想不通。

  董路:当时好象那一瞬间巴西防守队员短路了,真的是这样。其实我觉得那倒没什么,因为可能有的罚起来的那一瞬间,可能相互这么一停顿就跟小的时候上自习的时候大家都在说话,突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着都安静了,都不说话了,可能那时候正好他们那种感觉。我觉得关键就是卡福之前对于法国队那个7号的犯规,那太没必要了,在一个边路的,对方还是个背身,结果卡福把手搭在人肩膀上。

  缪杰:我觉得他没体力了。

  董路:他觉得你别突破我,我先保守一点,心理已经是弱势了。

  缪杰:可能跟自己体力下降有关。

  董路:所以我觉得足球比赛真的是,有的时候很难解释,比如说如果兰帕德那天如果能够进一个球,实际上有机会,在此之前你说大罗纳尔多也有很多机会没进,但是最后能进,对日本能进,信心就来了。如果那天兰帕德那个球进了。

  缪杰:兰帕德罚点球的时候我还想呢,我说终于能进一个球了,终于还是没能让他进球。

  董路:咱们说说德国队,德国队从揭幕战一开始就给世界杯带来强心剂,好啊,不错啊,原本是沉闷的揭幕战,结果被德国人演绎成这样,包括对瑞典队的前30分钟,德国队踢的我感觉是德国队嘛,令人难以置信,但是后面一看还是德国队。

  其实我觉得到现在为止最少进球的不是兰帕德,因为兰帕德已经回家了,就是巴拉克,但是他为这个队做了牺牲,你怎么看德国队这届世界杯到现在为止的表现?

  缪杰:如果我以前不是一个球迷,我之前没有预先定好我会喜欢哪个不喜欢哪个,也许真的就会喜欢上德国。

  董路:精神吗?

  缪杰:有精神,有体力,有身材,现在还有脚下,而且当时我就说,如果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一个不怕密集防守的队只能是德国队,德国队进攻就是不怕密集防守,有远射,有空中接力,身材摆在那儿,所以德国队真的没有太大的弱点,如果还有弱点可能就是几个边后卫跟中后卫的配合跟中后卫的转身,就这么一点儿。

  董路:弗林斯被国际足联停赛了?

  缪杰:为什么?

  董路:参与打架嘛,跟阿根廷,可能对德国队有一定的影响,但是作为东道主的球队来讲他们对阿根廷的上半场你怎么解释?

  缪杰:我很难解释,我在我的博客里我就写了,我没看懂。

  董路:你觉得问题出在哪儿?

  缪杰:首先德国队我就没看懂,你跟阿根廷拼脚下,你一个传中,一个冲顶,他早干吗去了,换句话说这球干完了为什么不接着干。其实如果从一开始这么干,一直这么干下去,完全有能力90分钟内解决问题了,我觉得是有这个能力的。

  董路:你作为阿迷能够为对方出主意吗?

  缪杰:其实德国确实很强,阿确实有问题,因为点球慢镜头回访的时候确实没有碰到球,我看到这个情景,我相信德国导演也看到了,从这个之后有争议的判罚再也看不到慢动作了,德国队没有碰到球铲到了人,从这个镜头之后再有说我想看慢动作那个球该不该判没有慢动作了,德国导演太精了,不但是一个懂球的人而且是一个爱国的人,我是这么认为的,纯代表个人观点。

  董路:当然对于那个球我后来也注意到很多的人在谈论,也是两种说法,所以只能说现在这种假摔的确已经成为了好象足球的一个死敌了,因为你别忘了今天你可能是假摔占便宜了,明天可能人家假摔你就吃亏了,而且我认为现在假摔是一门专项技术,会有人致力于此,为什么?因为生活当中如果成本不大,获利很大,所以会有很多人干。你想想假摔最多是黄牌,如果成功了获利是什么?一场胜利,好几百万欧元都有可能。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将来如果说这种假摔的技术越来越高超,判罚越来越难,很多比赛最后就会成为假摔表演赛,看谁更强。包括意大利对澳大利亚的球你认为呢?

  缪杰:我认为不应该判。人已经过去了,防守队员的动作已经停止了,趟在地上已经成为一块石头摆在那儿了,这时候一定要踢上去一定要被他拌道,我觉得这个点球确实值得商榷。

  董路:如果某一场比赛大家都很拼,最后仅仅集中在一个是假摔还是不假摔上。

  缪杰:是点球还是不点球。

  董路:对,你觉得这个足球还有意思吗?也许正因为这个才有意思。(笑)

  缪杰:如果真的一场球赛正正经经踢完,我比你实力强就赢了,好象也没什么意思。

  董路:但是你可以用其他的方式表明意外,比如我一脚远射踢呲了,说有脚法,正脚背,外脚背,我说他的脚法是外脚踝。

  缪杰:他不像其他人奔门进去了,他是冲天去的,难以理解。

  董路:还别说你对这场比赛的一种判断。

  缪杰:哪场?

  董路:意大利对德国,你说话越来越像专家了。

  缪杰:不不不,不是这么说,我说就看德国人胃口有多大了。

  董路:你说胃口大就离时代不远了。

  缪杰:不是,胃口大了就送到冠军了。

  董路:你说有外力。

  缪杰:我知道你很单纯的看球,我每天看完比赛先看你博客怎么说,因为我知道你明白很多事情,但是你看足球至少关注足球场上本身,没有把问题摆在其他的领域。

  董路:我认为你说这件事情是有人操纵的,如果倾力的进去,我觉得就不值了。

  缪杰:就只看场上发生什么。

  董路:要不然怎么办?无力去阻挡,你也无力去改变,你会觉得好象一切都是黑暗的或者是什么的,因为在一个黑暗里边你去寻找光明很累,你不如在一个光明的房子里去寻找点儿黑暗,简单一点儿。

  缪杰: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对董路同学充满尊敬。

  董路:我觉得这个队今天踢得好吧,我就会评论他这场比赛踢的好与不好。

  缪杰:至于为什么这么不好,不考虑,就是说什么使他踢的这么不好,你关注的就是不好怎么不好。

  董路:当然具体到某一个判罚我也有自己的标准,但是如果说这个队踢的不好了我就会说怎么不好,有人说我是墙头草,我不明白我为什么是墙头草,因为我每天关注的就是这个比赛,我评价90分钟比赛的内容,他们昨天踢的好今天踢的不好,难道我一定要按照昨天那个理论来形容他吗,明天又踢得好了,那就是说你会陷入到一种什么状况,我永远不能说,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下面会踢得好还是不好。

  缪杰:就是你永远不知道该不该支持这个队。

  董路:所以我在黄健翔事件的当天晚上我写的是,其实我感觉你还好,你不是那种特别狂的那种人,有自己喜欢的球队和球星是一种幸福,其实没有也是一种幸福,你琢磨过吗?

  缪杰:就是完全能跳出来?

  董路:对,也是一种幸福。你狂爱的一个球队和狂爱的一个人势必会有两种可能,你为他狂喜你为他狂悲,这是极大的落差,他赢了你高兴,他输了你会痛不欲生,我看到过这样的球迷他会丧失理智。

  缪杰:对,我身边的朋友阿根廷队输他就破口大骂,德国队你怎么怎么样的。

  董路:我觉得但是他获得的那种,因为球队总会有赢的时候,总会有高兴得时候,比如6:0赢,或者击败别的球队,他那一刻的幸福感我是体会不到的,因为我不爱任何球队,我没有这种投入,但是他那种痛苦我也体会不到。

  缪杰:但这种好还是不好呢?

  董路:我没办法形容,我只能说敢恨敢爱的也是一种形容。但是我真的就是这样。

  缪杰:我能够了解,因为你样的是足球本身的东西,而不是谁踢的足球。

  董路:我真的不在乎,比如乔科尔那脚是郝海东踢出来的我也觉得很神奇,亨利那脚球是李毅进的,我也会觉得很好。

  说到法国队我必须得承认,我在世界杯之前记得一次在电台做节目,讨论谁夺冠,后来我想怎么没有人提法国队呢,他们觉得挺可笑的事情。我当时一想你说法国队很好的阵容啊,很好的人啊,等比赛一开始的时候我说没提是对的,就这个队,后来我也反映了当时的定义,我说法国队就是升级版的多哥,我记得还有一个哥们儿写一个帖子,后来法国队不是出线了嘛,他写的题目名字是“连法国队都小组出线了,世界杯还有什么啊”。(笑)但是后来很神奇,多梅内克我觉得反应永远比别人慢半拍,那个球很险,旁边的助理教练都那样了,他等于像个羞涩的大姑娘,很神气。他会不会成为雅凯,雅凯也是当年世界杯被一路骂过来的?

  缪杰:未必。雅凯当时给我的感觉是一股霸气,就是说我牛,我就是不听你们的,你骂我不管。

  董路:他是什么呢?

  缪杰:他的气质有点儿像闹别扭的小姑娘一样,我跟你犟着,而不是说那样的,他就是少废话听你的。

  董路:这个很有道理。

  齐达内你怎么看?

  缪杰:齐达内出乎我的意料,我以为他真的是一个又以悲剧出场的感念,包括他那场跟韩国队两张黄牌上去以后,我心说齐达内只能再见了,我心说已经做好这个准备了。因为我看到当时02年的齐达内已经是那种踉踉跄跄摔倒在草坪上,最后法国人被小组淘汰,这种场景又过了四年齐达内等老了,当时我觉得齐达内真的会以很惨的悲剧收场,但是当我看到他跟巴西队那场比赛他又恢复魔术般的脚法,我觉得回光返照。(笑)

  当时我和朋友说起来的时候,说每个人都兴高采烈的想送掉法国队,但是每个人都被齐达内送掉了。

  董路:那场比赛送掉多说大腕。

  缪杰:巴西想终结齐达内结果被齐达内终结了,齐达内好象是一剂毒药。

  董路:只是一个协调的问题,或者是一个状态,或者很简单就是一个状态的问题,你会觉得是有基础爆发的,只要每个人恢复活力之后,有这个基础,不像每个球队每天打着鸡血上去,因为能力不到也很难创造太大的奇迹。你说和葡萄牙,是不是很多人都看好法国队?

  缪杰:很难说,但是葡萄牙想打破法国队的防守难一点儿。

  董路:葡萄牙没有前锋啊,你很难想象葡萄牙用什么方式进球,保莱塔是不可能的,是被牺牲的,菲戈好象没有什么射门的。

  缪杰:菲戈能冲半场,菲戈跟安哥拉的进球,从半场,我想这是30多岁的菲戈吗。

  董路:记得04年欧锦赛的时候,当时斯科拉里已经不用菲戈了,你想当时两个人的矛盾很严重,所以斯科拉里这个教练也挺神奇的,两年前当菲戈还比较年轻的时候不用,现在世界杯大赛了他又重用他了。

  缪杰:也许还是那个道理。

  董路:怎么讲?

  缪杰:我不用菲戈我要输的。

  董路:哦,大家都是这个想法。

  缪杰:这么一个国宝你敢不用,因为多梅内克如果不用科林泽盖可以理解。

  董路:所以你记不记得法国队踢的不好的时候,所有的舆论,都说齐达内是一个毒药,是他把这个位置盯了,但是忽然间齐达内爆发了,所以你很难…,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所以最后归结可能就是一场赌博,你到底敢不敢拉他。

  缪杰:就像佩雷拉那天押宝就是大罗。

  一个球队落后了,这时候主教练就换前锋,其实换到三个、四个、五个,这代表他的勇敢吗?我觉得这不代表他多勇敢。我能派的都派上去了,如果好的话我换下一个前锋换上一个攻击型前场,我觉得如果这样赢球才能真正的勇敢。

  董路:的确是这样,你分析的非常好,还是那个,因为足球比赛太现实了,就是一个结果,当结果呈现出来之后所有做的一切都可以给他找出来足够的理由或者足够的赞美,这是没问题的。

  缪杰:甚至我觉得我已经控制不了结果的时候,我至少把过程做的无人可说,我把该派的人都派上去了,就像埃里克森说的,我把所有的好球员都派上了场,我也为点球做好了准备,结果输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埃里克森可以说没有责任,在控制不了结果的时候我只能把过程做的无话可说。

  董路:其实往往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就是一瞬间决定的,英雄和狗熊。

  缪杰:对,那个球进了。

  董路:那个球进了有的东西就无话可说。

  缪杰:对。

  董路:其实可能很多的球迷听过你们很多的歌,在世界杯期间咱们耳熟能详的一首歌,不断的在这儿萦绕的比如央视《豪门盛宴》也用了,包括北京台的《欢度世界杯》也用,其他的电视台的专题片也在用你们的音乐,那个音乐其实就是小缪写的,你今天没带琴。

  缪杰:对,今天以为就是来聊天的,没有想那么多。包括我们去其他地方电台做节目的时候,电台DJ说听说你们还写了这么一首歌,为什么没有给电台寄一份宣传,没想,因为我写这首歌的目的就是我喜欢世界杯、喜欢足球,就没有想到把它当做一个炒作的点或者借这个机会拼命抬高自己这么一个途径,所以就没有想到还要这么做。当时我写这个歌的目的很纯粹,就是我喜欢,然后通过这首歌表达出来,能让大家至少有一个地方能听到就行了,当时没有想那么多。

  董路:其实我也听了不少这期间写的跟世界杯有关、跟足球有关的歌,我觉得可能还是因为你是真正的有那种感觉,就是你第一当然有音乐的感觉,第二,还是有对于足球、对于世界杯本身的东西有自己的理解,或者这种理解贴近于真正的球迷的感觉,所以我觉得真的是很不错的一首歌,你给大家唱两句吧。

  缪杰:就啦啦啦吧,咱俩一块啦吧。(笑)

  (缪杰与董路一块唱缪杰为本届世界杯创作的歌曲)

  董路:不知道在未来的几天当中伴随着这样一首缪杰写的旋律哪支球队能够最终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举起奖杯。4年前我在东京国立竞争场,卡福把杯举起来,当时很多亮片从天而降,距离感就失去了,虽然你离的很远,但是你已经融到里边去了,你会觉得天花乱坠,然后扑,打起那种烟花似的东西,今年不知道谁。

  缪杰:理论上谁都有可能。

  董路:当然最可能让人觉得…,因为这四个队里面只有一支没有夺取过世界冠军,就是葡萄牙,会吗?

  缪杰:所以很多人希望葡萄牙,当然这是一个德国冠军的教练。

  董路:是不是连续胜利的场次太多了?

  缪杰:但是葡萄牙的进攻一直让我觉得…

  董路:斯科拉里上届七场,这届已经是五场了,连续12场胜利了。

  缪杰:但是很难想象这12场胜利是这么一个球队,就是说进攻力并没有那么强大的队造成的,我想英格兰的铁桶阵丝毫没有办法。

  董路:看来正常情况下法国队更有机会,当然由于法国队和葡萄牙球风也比较相似,但是像意大利跟德国这场球,以前说过很多次说什么提前到来的决赛,但是看来都有名不符实的成份,有人说德国跟阿根廷说是提前到来的决赛,显然还没有那么经典。这场球呢,比如问个简单的问题,这场球上半场会不会重复对英格兰的上半场。

  缪杰:我觉得很可能,因为防守的非常好。

  董路:防守好有两个方式,一个是整个中后场的防守组织,还有一个是加一个门将,其实有时候你的防守体系已经出现漏洞了,但是因为如果有好门将也应该归结为防守里面。

  缪杰:我总觉得德国的进攻跟英格兰的进攻概念还不一样,英格兰的进攻概念确实就是理论上等待对方犯错误,一旦对方犯错误我就能抓住。

  董路:英国人的足球理念就是这样,好象80年代从英乙升到英乙当时的足球教练就是,他的哲学就是我在等待对方犯错误。

  缪杰:但是德国队的进攻我感觉不需要对方后卫犯错误,就靠这种霸气、这种冲击力冲击你,你说我远射就等你犯错误吗。

  董路:就是你做了所有正确的事情我也能攻破你。

  缪杰:对,德国人有这种能力。如果我不是先天的对德国队有成见的话我可能会爱上他,因为德甲我实在不愿意看,踢的实在不好看。

  董路:里皮教练应该讲也是非常有经验,而且也是老谋深算,在此时之前的五场比赛意大利队后防线相对稳定,除了内斯塔受伤之外,左右两个边后卫也有不同的选择,在中场方面比如皮尔洛、加图索这都是绝对的主力了,现在可能唯一的就是攻击怎么样一个构成。

  缪杰:我觉得意大利如果重复上一场的阵型还是靠谱的。

  董路:你觉得那场打的好吗?

  缪杰:至少活起来了,现在变成442的话,感觉进攻的套路反而变化多了,再加上赞布罗塔那种压上,因为后场人后卫可以上,因为边后卫可以补上来,这样套路反而多了,这样多了一个前锋并不代表进攻手段会增多,因为打的毕竟不是边锋。

  董路:恐怕还是进攻最直接的效率,还是给对手最直接的攻击。

  缪杰:我觉得这种搭配手段会比以前好点。

  董路:其实预测确实太难了,这届世界杯我觉得除了预测领域里面升起一粒新星就是贝利。(笑)

  咱俩将来可以说点儿相声,思维差不多。我想这次聊天缪杰给我们呈现了可能真的是世界杯嘉宾聊天室以来至少是对足球有最多思考的嘉宾,你能不能结合之前的比赛说出你心目当中本届世界杯的最佳11人?

  缪杰:这太难了,可选择的地方太多了。

  董路:你就凭感觉吧。比如前锋,克洛泽可能有吧?

  缪杰:没有。

  董路:你显然对德国队还有成见。

  缪杰:我觉得比他优秀的前锋过了去了。

  董路:他为什么进球呢?

  缪杰:他进的四个球含金量并没有那么高,特别是跟厄瓜多尔的那个球。

  董路:对手放弃了。

  缪杰:他对哥斯达黎加的是实打实进的,但是对方的防守就那样。但是他跟厄瓜多尔那场球,我不否认他是不错的前锋,但是绝对没有好到符合他的身价。

  董路:你说说前锋吧。

  缪杰:前锋只从表现来看?

  董路:当然,就是纯粹的足球场上的表现。

  缪杰:托尼。托尼作为一个高个儿我们不但能看到他的头球摆渡、偷偷攻门,甚至能把传到禁区里的球卸下来直接打门。

  董路:视角也比较独特。另外一个前锋呢?

  缪杰:巴西那俩就算了。

  董路:阿根廷呢?

  缪杰:我觉得一高一快组合还是蛮好的?

  董路:托雷斯啊?

  缪杰:托雷斯也没有完美到这个程度。

  董路:你要这么想的话我对本届世界杯很失望,作为一个那么爱足球、爱一个世界杯的人想两个前锋还是费那么大劲。

  缪杰:因为我想两个最好的。阿根廷的几个前锋都还可以,跟克雷斯波搭档的几个都不错。特维斯啊,他有技术、有速度,如果摆阵的话我觉得克洛泽和托尼摆在一块不知道什么效果,摆阵我更希望有灵巧的前锋,其实我很想摆欧文和鲁尼,但是本届世界杯不好说什么。前线上皮尔洛算一个。

  董路:齐达内?

  缪杰:齐达内,太多了,那边你说我摆菲戈还是摆齐达内,其实我真摆的还是想摆巴西的两个,卡卡和小罗,他俩作用太大了,当前面已经变成两个桩子的时候,他们又要组织进攻,又要组织攻门,其实巴西的进攻是靠这两个人完成的。

  董路:后卫线,赞布罗塔?

  缪杰:肯定,有一个。

  董路:卡纳瓦罗?

  缪杰:头顶啊。

  董路:或者是阿亚拉。

  缪杰:阿亚拉这次表现确实很好,本来我对他一直有成见,因为他很多关键性的入球都是从他那儿走,阿亚拉这次的确没犯什么大错误,包括意想不到的从1.9的后卫身边1.76的一个冲顶,包括和后卫我看到了他和德国队的比赛好几的点球都抢到了,他个儿也许差很远,但是他确定的非常准,如果他的身高再高真的无敌了,阿亚拉算一个。只能用两个不到1.8的中后卫了。(笑)

  董路:其实我觉得阿什利克尔还不错。

  缪杰:其实我觉得希斯洛普确实也不错。

  董路:这个阵容咱们说说就完了,你别写到博客上,我怕有人骂你。(笑)

  缪杰:可以回去拿胜利11人模拟一下。

  董路:其实缪杰是一个游戏的爱好者,也算作准高手了,他经常是在一场比赛之前跟朋友就这场比赛各自组成一个阵容先打一场。

  缪杰:预计那个阵容,比如法国队和巴西踢一下。

  董路: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这个组合,包括你个人最近在演艺方面还有什么安排?

  缪杰:中间没有安排太多的宣传,就是在世界杯期间。

  董路:公司也是考虑到你们的爱好了吗?

  缪杰:也安排了一些,也会有一些演出,也会有一些宣传,但是密度没有刚出专辑那么大,因为我们4月份刚出专辑,4月、5月做宣传,5月还办了一场演唱会,所以密度很大,到了世界杯比赛的时候觉得自己整个心思也不在这上头,确实你让我做直播,尤其是跟比赛时间冲突,我就很痛苦。

  董路:你脑子里边只有一个想法,你们为什么不去看球?

  缪杰:对对。

  董路:为什么要听我唱歌?(笑)

  缪杰:对,我的想法就是这样,我觉得不可理解。我唱歌的时候就想,你们不知道那儿有球赛吗?我没办法,被抓过来演出。尤其是有一次在哪儿,有一场大型的演唱会,体育场,几万人的体育场坐无虚席,我就想几按人啊没有一个爱球的吗,我当时就想如果我是你肯定不看演出,看球。那场比赛正好是阿根廷对塞黑。

  董路:那还好。

  缪杰:当时我去了以后就想休息室有没有电视,因为10点钟开始比赛,那是9点还是10点我忘了,到了休息室一看正好有一个电视,坐在电视机前,那边开始催场,我说别急看完上半场。上半场一结束正好轮到我们之前的一个歌手唱歌,也就还胜一首歌了,我觉得太好了,趁这段时间就去唱歌了。

  董路:唱《一生有你》还是《完美世界》?

  缪杰:唱三首歌,正好唱完下来了。

  董路:比如你喜欢的阿根廷和英格兰比较早的离开了世界杯,如果把你们唱过的歌分别送给他们两个,你送给英格兰哪个歌?

  缪杰:把《秋日恋歌》送给他,有点伤感,那首歌说的是很无奈的离别。

  董路:阿根廷呢?

  缪杰:我确实觉得这届的阿根廷没有什么可哭的,可以说没有太多的遗憾,还算体面的走了。

  董路:就是说他本身可能能力并不足以支撑到最高点。

  缪杰:或者说至少给了他一个公平的射点球的机会。

  董路:他没有把握住。

  缪杰:这样可以没必要责备太多,责备别人或者责备自己,这已经没有办法了。阿根廷的话《永远年轻》吧,尤其我们看到了更年轻的梅西。

  董路:对,梅西的这个遭遇还好,他比罗纳尔多还好一点儿,包括好象马拉多纳,马拉多纳当时在1978年世界杯的时候他实际上是有机会来去参加的,但是当时梅诺地嘛,就觉得他年龄太小了,就没带。当时罗纳尔多也是16岁,也是一分钟没有打。

  缪杰:他没有贝利那么幸运。

  董路:梅西被称为马拉多纳的接班人,至少在这届世界杯的时候还有比赛,有过自己的个人的世界杯的进球,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

  缪杰:幸运得很多。

  董路:对。行,今天聊的很不错,你真的给我们展示了作为一个音乐人或者是作为一个歌手对于足球的这分…,是真诚的,不是说因为现在时尚嘛,聊世界杯我也跟着聊。

  缪杰:凑热闹,很多人给我留言,说你们这帮歌手凑什么热闹,跟你有什么关系,别装球迷了。

  董路:还真有这么说的?

  缪杰:对。

  董路:我告诉你他们都是装的。(笑)

  缪杰:其实我要在这儿说一句抱歉,我真的让广大球迷跟网民失望了。

  董路:怎么了,为什么啊?

  缪杰:对啊,好象咱以前聊过这种观点,就是说一般的嘉宾聊天和电视节目请来一个明星来聊足球,大家看着心态绝对不是说想看这个明星如何懂球,头头是道的评论足球,而是想看到这个明星如何作为一个旁观者或者伪球迷努力装作喜欢球那样的,也许他们更喜欢看到球迷说这个球踢的真好啊、谁谁谁的发型真好,就像我们的青年歌手大奖赛综合素质考试的心态。

  董路:大家都希望他答错。

  缪杰:对,甚至很简单的问题答出一个莫名其妙的答案。

  董路:如果有一个哥们儿对答如流,坏了,没意思。

  缪杰:所以我这次很歉疚负责带来很多观众和网民想得到的乐趣,我只是就是论是,所以我这里抱歉,我没有达到02年沈冰的作用。

  董路:最后一个问题,能够感受到你非常喜欢足球,如果假如有这么一个机会,就是让你在职业球员和职业歌手之间做选择。

  缪杰:如果能力到的话…

  董路:比如你踢球能够达到你现在唱歌的水准或者在业内的位置?

  缪杰:我很可能会选择踢球。

  董路:行,公司记住啊,有可能随时判逃的一个歌手。

  缪杰:已经晚了,我岁数我看看。(笑)

  董路:因为主要恐怕还是喜欢你的歌迷多一些,因为毕竟你在足球评论界还是个新人。(笑)

  缪杰:对对对,就是说董路在歌坛还是一个新人。(笑)

  我觉得很高鞋油这么一个机会让我能够说出自己对足球的一些看法,但是我觉得真的时间太短了,因为当时聊聊其实我脑子里闪出很多想说的话,但是一个多小时太短了,也许跟董路的碰撞让我有那种很多的思绪想说,为什么我写博客、为什么世界杯我就停不下笔来。

  董路:因为你有很多的想法。

  缪杰:就是想说的事太多了,一写就好几千字,停不下来。所以在世界杯期间,包括我坐在这里也不想说自己作为一个娱乐人物,甚至歌手,我在世界杯期间就想好好的做一个球迷,很纯粹的球迷,甚至我都不希望我的工作或者我的歌手身份去影响我看球,影响我去做一个纯粹的球迷,我就是爱足球,对不起,这点让大家失望了。

  董路:好,感谢水木年华缪杰,我们也期待着未来他给我们带来更多更好的歌曲、更好的音乐,当然也期望缪杰在未来的球评道路上能够越来越好,早日能够成为双息的,又是足球评论、又是创作的歌手,等等这样的身份,也感谢电脑前面收看我们世界杯嘉宾聊天室的所有球迷朋友,我们今天后半夜在电视上不见不散。

  缪杰:不见不散。(笑)

  董路:好,再见!


  即时欧洲赔率助阵世界杯足彩
  手机上新浪 掌握世界杯
【               发表评论
Flash内容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9,580篇。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