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首页> 新闻> 场外新闻> 正文 
快乐精灵谢娜做客鹏路升堂:为塞黑哭了 大罗像福娃

http://sports.sina.com.cn 2006年06月17日14:42 新浪体育
快乐精灵谢娜做客鹏路升堂:为塞黑哭了大罗像福娃
“快乐精灵”谢娜 查看全部体育图片 循环图片


  新浪体育讯 世界杯期间,新浪隆重推出“鹏路升堂”嘉宾聊天室,每天中午1:30到2:30,资深足球记者李承鹏、董路都将和你一起和你“品尝”世界杯的酸甜苦辣,“风暴的味道”,就在新浪“鹏路升堂”嘉宾聊天室!以下是本期著名娱乐节目主持人、“快乐精灵”谢娜做客实录:点击观看聊天视频

  组图-快乐精灵谢娜:和我一起快乐一起笑

  循环图集- 记住我!《娜是一阵疯》

  董路:各位新浪网的网友朋友们,大家好,今天也是周末,相比于平常您上班的日子,今天应该有更多的休闲的时间。如果在这样一个午后没有睡午觉的话,可以关注我们的新浪世界杯嘉宾聊天室。

  今天请来的这位朋友,我相信很多的网友朋友都非常熟悉,那就是娜娜——谢娜。

  谢娜:Hello,我相信所有的朋友都肯定没有睡觉,有这么好的聊天节目在这里,睡觉真是浪费时间。

  董路:对,如果是我自己在这里说,基本上都睡了,而且我自己也会睡。我为什么说今天6点多钟才睡,但是顽强地爬起来要过来主持这个聊天节目,是因为我想在未来的一个小时里边,体会一种快乐,这种快乐应该是你带给我们的。

  谢娜:没问题,没问题。你每天晚上都会睡得那么晚?

  董路:对,你知道世界杯开始之前有很多球迷会出现,他们说我是球迷我看球。我后来发现,你要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是真正球迷,在这一个月当中有一个标准。

  谢娜:什么标准?

  董路:就是看他眼圈发黑的程度。我昨天碰到俩哥们,有光分娩还说我是球迷,我一看那长得细皮嫩肉肯定不是球迷。

  谢娜:我会敷一些面膜。

  董路:那是女性同志。娜娜,我猜你喜欢英格兰。

  谢娜:也有这个部分,但是最喜欢是巴西、意大利什么的。

  董路:什么的。巴西、意大利,英格兰仅仅就是……

  谢娜:英格兰就是因为……

  董路:贝克汉姆?

  谢娜:贝克汉姆、欧文、鲁尼。

  董路:好像你前一阵子从河南胡来是吗?

  谢娜:你是看了我的博客吗?

  董路:对,我特别崇拜会写博客的人。

  谢娜:我的博客更多是图片。

  董路:博客有意思吗?

  谢娜:要说有意思也有意思,要说没意思也没意思,如果说有意思,你可以把你的想法发到上面,很多朋友就会在上面给你留言。但是说没意思的话,有些你可能发的文章也是无聊的文章,人家给你留的言也是无聊的留言。

  董路:是这样吧,我可崇拜会写博客的人。

  谢娜:你可以随便写。

  董路:我能开吗?

  谢娜:博客有什么不能开。

  董路:真的,我以为只有名人才能写博客。

  谢娜:你就是名人。

  董路:我不是,我以为艺人才能写博客。

  谢娜:没有,都能写。

  董路:图片就能上去?

  谢娜:比如今天做一个节目也可以登上去,今天跟谢娜聊天了,聊什么内容,再复述一遍就是博客。你肯定有,装吧?

  董路:我没有。

  谢娜:你看到我河南的博客是昨天写的。

  董路:昨天更新的。

  谢娜:因为那天晚上做节目做得特别晚了,但是我知道有英格兰队。

  董路:就是,我看那真是应该讲还是很热情的球迷,你想工作那么忙。

  谢娜:硬撑着。但是我看球要看很多,有些人只是看球,我会看很多方便。我上面写着贝克汉姆上半场下场的时候,立起来的头发都趴下去了,因为出汗什么的。下半场上场头发又立起来了,我想他肯定带了造型师什么的。

  董路:那是,他一方面是球员、球星,一方面也是明星。我这个电脑上有一个博客。

  谢娜:不是你的吧?你看,哎哟,真的是,我就说你的博客特别……这就是你每天……

  董路:对,对,你帮我认一下这个数。

  谢娜:你怎么那么烦,明明有博客还向我请教。

  董路:不是,你知道吗,这是我们上次……

  谢娜:

  董路:如果今天咱们聊天愉快我也会放在上面。

  谢娜:那我就火了,你的博客球迷都会看的,是很权威的。

  董路:但是为什么我上来想设一个小圈套,但是没有把你套进来,我想先下手为强,因为你很会搞恶,好不好。我现在先摆你道。

  谢娜:摆不了的,我特精,根本不相信你没有博客。

  董路:今年的6月应该讲是世界杯月,但是也有一个说法是谢娜月,我到问上查了,说你换了新公司了,叫家春秋……

  谢娜:春秋红。

  董路:我开始以为是红非鸿。

  谢娜:一个特别温暖的公司。

  董路:你现在很需要温暖吗?

  谢娜:不仅公司实力特别棒,而且你做一件事公司所有的人都会帮你。

  董路:公司一共有俩人?

  谢娜:真的是,公司现在就我和秦海璐。

  董路:你开发布会他们都去了?

  谢娜:对呀,何炅可以休息两天,可以度假。

  董路:他度假了,很奢侈。其实很多人看你都在笑,但是我坦白讲,我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你是你在哭。

  谢娜:什么时候,是我过生日吗?

  董路:不知道,反正选主持人。

  谢娜:PK主持人的时候。

  董路:你最后被PK了。

  谢娜:那是我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被人看到哭。

  董路:我很荣幸第一次你被我看到了。后来我想怎么又哭了,后来我明白你被PK下去了。

  谢娜:跟何炅PK。

  董路:我知道电视有的时候是虚假的艺术,因为我从96年就开始主持电视节目,那些是不是都设计好了?

  谢娜:都真是没有,就说这段时间可能PK主持人,可能选新的主持人,愿不愿意参加?也无所谓,每场都会给我们展现的方式。

  董路:每场给你很多报酬?

  谢娜:没有,我是抓住每次展现的方式,就像球员一样,也许我知道我跟阿根廷队,塞黑肯定会输,但就是要拼一下。

  董路:塞黑没拼。

  谢娜:拼了,只是力量很小而已。他想拼,但是前三个球被踢进去以后整个就蒙了。

  董路:后来我看见你电视上很多都是很开心的笑。

  谢娜:那时我有自信,就算我被PK下去,选的新的主持,我也有信心可以去跟他们竞争。

  董路:竞争现在结果如何?

  谢娜:还不错,很多人喜欢我,而且比PK之前更多人了解我,之前可能就知道我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PK完了之后可能知道我也有难过的时候,也有有情绪的时候,我是挺真实的。

  董路:女人最有力的武器是眼泪。

  谢娜:我很不愿意让人家看我哭,塞黑输了6个球我哭了(笑)好可怜,好不容易去趟世界杯。

  董路:我告诉你,昨天晚上全中国人看世界杯,只有一个人哭就是你,如果再有一个人哭应该是南斯拉夫驻中国大使馆。你应该为阿根廷哭。你是蛮有同情心的人?

  谢娜:对,我很有同情心。

  董路:比如路上看见小猫小狗干吗?

  谢娜:打个招呼呀。

  董路:我以为你抱回家。

  谢娜:除非看到它有点不舒服,很可怜,我就会(装哭)……

  董路:当街哭?

  谢娜:没有,其实我是一个很少哭的人。

  董路:刚刚提到了你签新公司了,好像又接了新节目,和台湾大腕合作?

  谢娜:刚刚跟吴宗宪合作拍一个戏叫《四大钦差》,演丐帮帮助的女儿,那次是正式合作。他是导演。

  董路:吴宗宪做导演,那这部戏基本上砸了。

  谢娜:基本上现场没有太多剧本,都是吴宗宪现场告诉我们。

  董路:随意地演。

  谢娜:都是一帮主持人,就告诉这一段演什么,就自己来演。

  董路:给很大的自由度。

  谢娜:对。

  董路:你知道他为什么以这种方式拍戏?

  谢娜:为什么?

  董路:因为他不会写剧本?

  谢娜:有剧本,只是他觉得不是特别出彩。

  董路:还是更多靠现场。

  谢娜:对,而且我不愿意背剧本,所以每天觉得特别好。

  董路:还有蔡康永?

  谢娜:是我在中间主持《天使让我》,我们合作,这个礼拜山东卫视7:40的直播也是跟蔡康永做决赛。

  董路:是一个选秀节目。蔡康永公开承认自己性取向?

  谢娜:没有,我只知道他是一个文人,是一个读书人,送了书给我,第一次见面就送书给我。

  董路:我比较钦佩他,不是欣赏他的做法,而是他很诚实,在台湾媒体上公开承认。

  谢娜:我跟他接触感觉他特别特别好,因为我们是在台上的接触,配合得很棒。

  董路:一般这种情况下女孩愿意跟他接触,因为有安全感。

  谢娜:我觉得我跟你在一起也挺有安全感的(大笑)。

  董路:灯口挺亮的。

  那个节目在大陆回播吗?还是在台湾播?

  谢娜:在播。在山东卫视播。

  董路:会不会请你到台湾主持节目?

  谢娜:最近网上传言说吴宗宪让我去主持节目。

  董路:让你主持《我猜,我猜,我猜》。

  谢娜:我不知道,只是在网上看。

  董路:如果让你去你去吗?

  谢娜:如果有工作和文化的交往,我特别愿意,如果公司愿意的话,我特别希望多多交流。

  董路:去尝试。但是你别忘了你在大陆女的娱乐节目主持中,有人已经管你叫一姐了,如果再扔到台湾……

  谢娜:一哥?

  董路:因为这方面历史传统都比较悠久,而且像陶晶莹什么的,你觉得你能跟她拼吗?

  谢娜:不一样的感觉。合作之前跟蔡康永介绍说我是内地的小S或者是内地的阿雅,但是我们聊的时候,他说我有很多我不一样的自己的东西。要走就做不一样的。

  董路:因为一切艺术的初始状态,其实都有或多或少的模仿,你别不承认,帕瓦罗蒂小时候唱歌可能也是模仿上边的老帕瓦罗蒂,你最开始接触这一行的时候有没有脑子里……

  谢娜:还好,我的性格就是这样。

  董路:你是自然的。

  谢娜:以前开始主持节目是“下面的节目是”,你是端着的,我觉得我没办法做一个好的主持人,因为我不能一般正经去做。但是后来慢慢慢慢可以接受这种方式了,而且综艺节目互动的方式,所以我就崛起了。

  董路:崛起了是吗?即使你出来以后可能有人认为你像谁,你也是无意,只不过你比他们晚出道了而已。如果你要是头十年是你,他们现在其实都学你,是吗?包括我现在也学你。

  谢娜:你现在也学我?我觉得你评球特别好,你不仅评球还能评出很多球后面的八卦,这一点特别厉害。

  董路:我对八卦不了解。

  谢娜:你肯定知道,从你的黑眼圈里看出来了。

  董路:看出我的黑心。嗨!

  主持节目,还要出书?你这个有一点陆海空全面发展。

  谢娜:这个月下旬我的书就出来了。

  董路:是我跟何炅不得不说的故事吗?

  谢娜:我也想啊,里面会有他,书是《娜是一阵疯》。

  董路:我记得你的博客上写着“娜可不一样”。

  谢娜:不是。

  董路:不是吗?

  谢娜:不是。

  董路:建议你起一个名字“娜可糟糕”。

  谢娜:塞黑起的应该是“那可糟糕”。

  董路:“那就回家了”。其实世界杯和你的工作都是很像的,开始32个选手经过海选到这个世界杯的舞台里,然后群魔乱舞,最开始大家都上来。但是比着比着每天都有人回家。

  谢娜:你不觉得足球比赛有很多是偶然性吗?也可能比到最后不是最好的。

  董路:对,比如你们《快乐大本营》的PK,虽然你输了。没事,我不认识何炅,我不管谁谁。

  谢娜:我就说这个球赛,真的是这样。经常看到两个可能是因为小组的原因,两个特别强的球队在一起必须要PK的时候,特别是两个势力相当。

  董路:势力相当,挺势利的。

  谢娜:实力,实力!挺残酷。

  董路:你觉得好象都有离开的理由,但是必须得走。

  谢娜:你最喜欢谁?

  董路:巴西。

  谢娜:上一届你有没有觉得冠军是巴西。

  董路:是,2002年是巴西。

  谢娜:你当时有没有觉得?

  董路:当时不好说,说句实在话那时好像是八分之一决赛打英格兰,我在日本,那时我去采访。我进那个体育场的时候都觉得可能够呛,结果英格兰真先进了一个球,我在记者席上说“完了,巴西这次完了”,但是最后2—1。就跟生活一样,你开始领先,但是最终结果不一样。

  谢娜:老师,听说你唱歌。

  董路:结束的时候唱,现在才3—0,到6—0的时候再说。

  谢娜:昨天晚上三场球是不是都看了?

  董路:不是昨天晚上,开赛以来每天都是,我要做这个工作,离开这儿还要赶紧去北京电视台,有一个节目就聊这些,你不看是不行的,不看对不起别人。

  谢娜:预测一下今年的冠军是谁?

  董路:预测千万不能听懂的人。

  谢娜:就像贝利。

  董路:有些装大尾巴狼,这专家,那专家,我说你能预测就不像现在这样了。

  谢娜:那让我们伪球迷预测。

  董路:对,不一定是伪球迷,就是你凭感觉就好,你说说。

  谢娜:凭感觉?这事(龇牙)……

  董路:别看经纪人,他也不懂。

  谢娜:按球势来说最近阿根廷比较……

  董路:你这个人挺那什么,你一边为塞黑回家哭,又为阿根廷啥。

  谢娜:说明我是一个很正常的人。

  董路:也就是说你为谁哭,对面那个肯定得冠军。

  谢娜:不是,他踢得有点惨,我也很同情弱者,但是也并不排斥强者。

  董路:没错,阿根廷昨天真是引爆了世界杯开赛以来最大一个狂潮,因为在中国有很多阿根廷的球迷,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就喜欢阿根廷,但是他们就喜欢阿根廷。

  谢娜:而且我们公司有人一直支持阿根廷,但是每次他们都是因为或者是分的组,或者是什么的。

  董路:或者因为状态不稳定,得有日子没怎么耀武扬威了、扬眉吐气了,但愿这届世界杯能走得更远,只要别比巴西走得远就好。

  谢娜:但我还是希望有黑马杀出来,每年不都是有黑马杀出来吗?觉得大家都不看好的人,最后就进入了最后的半决赛。

  董路:没错,黑马是代表了生活的一种反规律的东西。

  谢娜:偶然性。

  董路:会制造一些惊奇,会让你的目光不是那么顺着看,可能是这样(邪着眼神)。

  谢娜:我一般喜欢这样。

  董路:但是一般女孩子恋爱的时候不太喜欢黑马出来。

  谢娜:你呢?你恋爱的时候喜欢黑马还是白马?

  董路:我在恋爱的时候没有黑马全是白马,在她心目当中,我就是白马。

  谢娜:而且你看一切也都是美好的。

  董路:对,我愿意往积极的方面去看。比方说我哪个朋友离婚了,我就说好啊好啊,你终于可以重新开始了,有些东西长痛不如短痛。就会这么劝。

  谢娜:如果你跟你女朋友吵架,你会选择劝她还是赌气?

  董路:我先让她冷静。

  谢娜:你选择看足球(笑)。

  董路:对,一般很少吵架。大家反正都能相对理解,不太吵架。而且我知道她吵架,实际上她是想……

  不是今天请来的嘉宾是谢娜。

  (谢娜笑)

  书里到底有很多内容?

  谢娜:书里写很多我跟朋友一起好玩的事情。

  董路:会不会当做卖点,你不愿意提起的事情,平常不愿意说的……

  谢娜:我从来所有的事情都愿意公开说,因为我就是一个特别直白的一个人。

  董路:我听错了吗?刚才说有些事情不能说?

  谢娜:对呀,就比如说年龄什么的,我现在18岁,如果你要问我的真实年龄,我说36岁也不干。

  董路:我是36岁。

  谢娜:你是36岁,对不起啦!

  董路:没事,我无所谓,我一直想怎么还不到40,因为人生从40才开始。

  谢娜:而且年龄越大,真的越也那种味道。

  董路:不见得,不见得,你肯定喜欢帅哥。

  谢娜:没有,喜欢董老师这样有内涵的,而且喜欢球的人。

  董路:太虚,不能那么虚伪。6月下旬书是吧?

  谢娜:25号第一站签售。

  董路:哪儿?

  谢娜:应该是成都,我的老家,四川(四川话)。

  董路:那里有啥子卖?

  谢娜:麻辣烫、火锅,还有峨嵋山,美得很。

  董路:我记得你小时候在乐山大佛的合影。

  谢娜:你看我的博客。

  董路:那是你的爸爸妈妈?

  谢娜:是我的爸爸妈妈。

  董路:你比你的爸爸妈妈长得好。

  谢娜:他们说小时候长得可爱长大不可爱。

  董路:是吗?

  谢娜:但是我小时候长得可爱,大了还可爱。

  董路:你是一匹黑马。

  谢娜:你呢?

  董路:我小时候长得特别可爱,全都比不上我可爱,到12岁我觉得光靠这张脸不行,还得努力用功,结果还是不行。

  谢娜:不过成都的球势特别特别厉害。那次我在成都到体育馆看球,四川什么全星队,全场喊“凶器,凶器”。

  董路:四川我去过很多次,尤其成都那个城市和北京很不一样,我倒不是说街道,悠闲。早晨起来吃早茶,下边又喝一顿,晚上吃完晚餐,夜里又吃夜校,他们睡不睡觉?都看球?

  谢娜:成都人绝对看球,因为成都人特别特别喜欢看球,我爸爸都看。昨天晚上墨西哥太晚了,但是也会交流。

  董路:你是四川女孩,四川女孩一般讲吃苦耐劳。

  谢娜:我就是。

  董路:你自己做家务吗?

  谢娜:自己做家务呀?

  董路:洗衣服什么的,那不行。

  谢娜:放在洗衣机里面就可以洗,很简单。我会做菜。

  董路:你会做菜吗?

  谢娜:四川菜全部都会,小的时候我爸爸手把手教我,教一道菜,教完以后会写上什么佐料,过程怎么样,我还上过烹饪的节目,教过做烹饪的。

  董路:不是装模作样,你是真会做。

  谢娜:不是,我是真会做。

  董路:有一句话叫什么呢?外慧内什么……

  谢娜:出不了天堂,下不了厨房。

  董路:是吗?

  谢娜:因为四川人喜欢吃,特别是我去韩国的时候,因为没有什么辣的,我自己会带一些辣椒,自己到厨房里面去炒,就到一些餐馆里,一些时候吃不惯。

  董路:巴西队比喻成川菜,像哪道菜?

  谢娜:回锅肉。

  董路:这么普通?

  谢娜:回锅肉是一道很经典的四川菜,而且是很香的,而且是老牌子。

  董路:有传统是吗?

  谢娜:放到每一桌上都会是一个亮点。我把阿根廷就比喻成,昨天晚上阿根廷比喻成火锅。

  董路:对,对。

  谢娜:行吗?

  董路:一下火了。塞黑呢?只能是四川泡菜了?

  谢娜:不能,我们只能祝愿它前程似锦,越来越好。

  董路:但是这支队伍打完这场就分手了,因为塞尔维亚和波黑分成两个国家了,原来踢球的人就各奔东西了。

  谢娜:希望塞黑的人一路走好。

  董路:轮廓有点像塞尔维亚,有一次我们走在贝尔格莱德的街上,发现街上走的女孩全是模特队的。

  谢娜:身材特别好。

  董路:原来在北京走,到王府井或者到哪儿走,偶尔有一个亮点,在那儿往街上一走,全是模特对。大连那几个球员都傻了。身材特别好,而且长得,虽然说都是一个模子,但是在咱们眼光里说很标准,但是一跟南斯拉夫人聊他们喜欢中国人,永远是这样,总觉得自己家里的不好。

  谢娜:没有,我总觉得中国人好。男孩我就觉得,你都比贝克汉姆好看,因为我习惯看中国人。

  董路:别,别,玩笑别开这么大,稍微开一点可以,你这个太过了,回家我怎么出门,贝克汉姆的球迷在门口等着我。

  谢娜:第一是看你看惯了,第二咱们交流起来方便一点(笑)。

  董路:先生们,女士们(英语)。你很注重交流?

  谢娜:对,聊天聊得真好,如果贝克汉姆在这儿聊天就“OK,OK”。

  董路:你看你现在主持节目。

  谢娜:演戏、主持、出书。

  董路:歌呢?

  谢娜:进到我的博客就可以听到我的歌,而且有一首新歌“娜娜主义”,针对一个代言做的。

  董路:是一个厨具代言?

  谢娜:快乐代言,我是代言快乐的。

  董路:真的假的?有没有谁代言悲伤,找找我。

  谢娜:是塞黑。

  董路:我记得那个时候有一个人注册了一个商标,痛苦牌啤酒。

  谢娜:是吗?

  董路:说你喝喜利还是克诺纳,就是痛苦。想得挺好,痛苦的人都喝痛苦啤酒,但是他忘了,借酒消愁愁更愁,所以这个品牌没有弄明白。

  谢娜:《娜娜主义》的歌词就是“烦恼不用想怎么样,跟我唱娜娜娜娜……”就不要再悲伤了。

  董路:我对电视平常有一点点的研究。

  谢娜:喜欢看我的节目吗?

  董路:只要是看你的节目我就调台(笑),开玩笑,开玩笑。

  谢娜:我愤然离席。

  董路:我会看你的节目,还是多少能够给人带来一些快乐。

  谢娜:我觉得特别快乐的一点就是好多人在我的博客上面留言,比如说今天心情很不好,然后就看了我的节目快乐,他的爸爸可能有两年没看到他爸爸笑了,但是看了我的节目他爸爸哈哈大笑,看完了以后还觉得应该在儿子面前严肃一点,马上恢复严肃。就问下周还有吗?

  董路:我演绎一下,“嘿嘿”,谢娜下周还有吗?

  谢娜:(鼓掌)演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走演戏这条路呢?(笑)你要走心,你快乐的时候要哈哈大笑。

  董路:你知道我对中国电视的娱乐节目有过一点点浅显的看法,我曾经在博客上写过一篇,“当李静戴军遭遇吴宗宪”,我偶尔看了一期节目之后让我有感而发,结果因为这篇文章……被戴军和李静视为朋友。虽然我是批评他们,但是他们看得出来,我是经过思考的,就是这样。所以,我想表达的意思是,现在大陆的娱乐节目太多了。

  谢娜:我觉得特别好。就像我跟阿亮聊天,他说真的应该娱乐节目比较多、比较好,像电视剧可能一打开电视是之前已经放了几集了,或者这儿已经放第几集了,根本接不上。可是娱乐节目是可以随时加入的,你打开在放娱乐节目,因为前后不是一个故事,而且是不停地在制造笑点。我觉得我做节目就是这样的。

  董路:但我还是觉得什么呢?你是一个快乐的人,你去主持一个快乐的节目,这个很好,是吧,很适合你。但是缺少一定的反差。

  谢娜:就是说如果是一个快乐的人,做这个节目的人一定要……

  董路:不是,这个节目你继续做,我觉得能不能再开一档节目,我始终有这么一个想法,要有远见卓识的这种节目公司,听我说完,有远见卓识的节目公司现在要开一个痛苦的节目。

  谢娜:成。

  董路:就是什么呢?俩主持人在这儿,酒在这儿,就哭啊,就诉说啊,特别痛苦啊,然后中间插一段片子就是赛黑打6:0。

  谢娜:董老师咱们开这个节目绝对能火。

  董路:反其道而行之,那么多人做一件事情,你就千万不要跟人做一样的事情,很多女孩追一个男孩,你绝对不要追。

  谢娜:就让那个男孩追你。

  董路:不是,因为你追也追不到。

  谢娜:我们俩做一个痛苦的节目。

  董路:谁投钱。

  谢娜:管谁投还是不投。

  董路:自己在家做节目就行了?

  谢娜:对,在这里也可以录。

  董路:之前我也开过一些玩笑,但是今天在这里说这个话题我不是开玩笑,我觉得这样的节目一定能火气一。

  谢娜:就是哭。

  董路:得高级一点,不是像所有的娱乐节目就是到那儿就傻笑。

  谢娜:干吗让人哭。

  董路:不,不,你听我说,人有的时候,本身承受很大的生活压力,包括情感、事业,买房子房租也贵,汽油又涨价等等,老板又骂,家里又怎么着,需要有一个发泄。但是你给他快乐,所谓的快乐,其实是一种麻醉,一个小时哈哈哈,看完躺床上就开始痛哭。

  谢娜:可是你知道为什么现在有大笑瑜珈吗?就是笑完之后内心就舒爽了,但是如果你一直哭就会有抑郁症,为什么我不愿意看悲情剧呢?就是因为这个,董老师肯定有很多烦恼。

  董路:你把你的痛苦用淡淡的幽默表现出来,当人们看到这个的时候,会感觉世界上有比我还痛苦的人,他自己就幸福了。另外,在痛苦的氛围当中仍然会给人带来幽默、释然的感觉,比简单的逗你乐要……

  谢娜:看球赛就好了,看塞黑那么惨。

  董路:每天看塞黑压?

  谢娜:每天肯定都有输球的,你就会觉得……

  董路:不是有很多人都像你这样看到塞黑就输了,昨天很多人都在高兴,看到阿根廷赢了。

  谢娜:你接触可能是一小部分人,和我一起看的我的一个女朋友,看到科特迪瓦输了,一直为科特迪瓦加油。那个小动作踩到科特迪瓦,你哭了吧?

  董路:其实我真喜欢科特迪瓦,但是没办法,你生活就是这样,改变不了就是接受,下面开始唱歌。

  谢娜:而且有的时候在想,可能同样都是各个球队到德国去,你会不会觉得每个球员的待遇会不一样。

  董路:那多少了。

  谢娜:就会完全不一样。

  董路:一支球队到比赛驻地,主办单位会给你一些酒店的侯选,你要牛就选一天比如1200欧元的。自己出,足协出,但是别忘了参加世界杯的参赛队,最后国际足联都会分钱。比如你打了三场球,可能400万欧元,比如你最后打到决赛,可能2500万欧元。反正大体都是平衡的,肯定会有不同。

  谢娜:本来我这次真的差点去德国看球,可是就是因为后面签书什么的好多事。再一次预告一下我的书叫《娜是一阵疯》。

  董路:风是一种感觉,就是来无影去无踪。

  谢娜:疯子的疯。

  董路:疯子的感觉也是给人来无影去无踪。

  谢娜:董老师疯了。回头我送你一本。

  董路:别签上名。

  谢娜:我签上名。

  董路:你签上名我就不好意思送别人了。因为我身边有人特别喜欢你。

  谢娜:真的?

  董路:对。

  谢娜:没事,我再送你朋友一个吗?

  董路:我刚才说少了,不是一个,是好多。

  谢娜:你不会自己拿好多书去卖吧?

  董路:四折吗?

  谢娜:你看完以后在你的博客上写写读后感什么的,在你夹杂的很多球评中写一个我的书评。

  董路:对,其实我在平常写足球有,但是比例不大,只是这一个月没办法,因为在这个环境。

  谢娜:从今天开始我每天回去看你的球评。

  董路:真的。

  谢娜:对。

  董路:好,那我给你唱首歌吧。

  谢娜:终于来了(鼓掌)。

  董路:我为什么拿吉他来?是本身让你唱歌。

  谢娜:我张嘴可以看。

  (谢娜起身拿吉他)

  董老师你也弹吉他?

  谢娜:我大学里头弹,我之所以拿吉他,就是因为你拿一个东西之后就会吸引别人的目光,人家可能就不会注意你唱了。

  谢娜:大学里面弹吉他的男生是最受欢迎的,你那时头发长吗?

  董路:挺长的,一寸多。

  谢娜:(笑)

  董路:咱俩一块儿唱。这是什么?

  谢娜:世界杯之歌吧?

  董路:掰的歌,你知道田震的《执着》。

  谢娜:可以。我还可以模仿他的声音。

  董路:前面是我唱,后面是你唱,拥抱着世界杯。

  谢娜:高潮我们一起唱,更加显示气势。

  董路:那前面我唱一句你唱一句。

  (董路、谢娜唱《执着》)

  谢娜:天呐,唱得太好了,再唱一遍高潮部分,太好听了。

  董路:会头我给你CD,这没有出的。我平常喜欢唱歌,但是基本上唱的歌都是很早以前,《除非现在有你》。比如什么《外边的世界》。

  谢娜:为了显示我那时还没出生,我一定要假装我不会唱这首歌,其实我会唱这首歌。

  董路:最近有一首歌《寂寞沙洲冷》你会唱吗?

  谢娜:周传雄,他的发布会我去了。

  董路:这个歌词特别好,你注意听。

  (董路唱《寂寞沙洲冷》)

  我哥们第一次听我唱,说怎么“白色油桶”,“把那油桶风中纷飞”。还说什么“落花死人有情”,死人怎么有情。其实错了“落花似人有情”。

  董路:我听你唱的时候眼前就是塞黑离开的时候的画面,好难过。

  (董路唱《寂寞沙洲冷》)

  我还写过一首歌。

  谢娜:《寂寞沙洲冷》。

  董路:《在你向我微笑的那一瞬间》,这歌我很想推荐给你,因为生活当中人与人之间的微笑其实是最温馨的语言,而你现在投入了一个温暖的公司,有一个温暖的环境,我希望有一种微笑的感觉能够萦绕在你身边,好吗?

  谢娜:一定会的。

  (董路唱《在你向我微笑的那一瞬间》)

  谢娜:不错哦。(鼓掌)好好听啊,还特别有校园里面纯真的感觉。

  董路:你知道我媳妇,我当时跟我老婆谈恋爱的时候,其实我这首歌是给她写的,以至于全世界我是第一个会唱,她是第二个会唱。

  谢娜:你求爱的时候唱给她听的。

  董路:大概我们当时已经恋爱了,之后我在回想的时候,我说我写了一首歌,我说这首歌就是我当时所有的感觉。

  其实真的是这样,“寂寥的时候总在窗前,幻想有美妙的缘分出现”。不论是女孩还是男孩其实都是这样的,我想不起来词,必须唱才能知道。

  最后是什么呢?“你可知在你转身回眸的一瞬间,窗外你盛开了白玉兰”,什么意思呢?当你心仪的一个人,比如你在这儿存在,比如她不知道你在,但是突然间她转身回眸了,那个时候你就会觉得白玉兰花在开放“你可知道在你向我微笑的那一瞬间,灿烂的晚霞已经映红了半天天”,微笑像晚霞一样。

  谢娜:好美啊,这首歌回头我们聊一下。

  董路:我有12首歌,可以免费给你。

  谢娜:真的!

  董路:如果你要唱的话,但是得跟你的公司协商。

  谢娜:这得跟你的公司协商。

  董路:我写歌不是为了赚钱。

  谢娜:我觉得你写歌能够写出你特别纯真的感觉,哎哟,太棒!

  董路:你下次做什么节目的时候可以把我叫去,我可以把我认为好的歌都唱,我现在不能再唱了,网民们该砸我了,他们会认为请谢娜来,怎么你在这儿表演,真是自讨没趣。

  谢娜:真的很好听,回头我们聊一下你的歌。刚才聊哪儿了?

  董路:刚才聊到世界杯。你有没有你最喜欢的球星?

  谢娜:像托蒂、罗纳尔迪尼奥,罗纳尔多之前我不是很喜欢,可是上一届他剃了一个中国式的娃娃头的时候,那时我开始特别喜欢他,我觉得像一个中国的福娃一样。

  董路:真的是这样。

  谢娜:而且那个头增加了很多中国的元素,还有支持率什么的。

  董路:对,对,实际上像巴西队,第一场比赛表现得也不是很好。

  谢娜:巴西队。

  董路:但是我还真是觉得你关注足球。

  谢娜:我关注。

  董路:我没气着你就行了。

  谢娜:看,你唱歌,无数邀歌的帖子就来了。

  董路:我做很多事情,至少现在,我以前不一样,以前做事情会赚钱。

  谢娜:现在钱赚够了。

  董路:不是赚够了,因为我对生活的期许不高,有车、有房子、有老婆就可以了。

  谢娜:你这不是夸自己吗?有车,有房,有老婆。

  董路:有车,有房太正常了,在北京有个车,有个房子不算什么,现在做事情多半是为了自己高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谢娜:我就是,不管我跟宪哥做节目,或者是拍《四大钦差》,或者马上出书了,我觉得是一种快乐,而且可以把快乐传递给你。之前我真的没有想到过有那么伟大,比如我做这件事可以让人家快乐,但是当你看到那些帖子的时候,你就会觉得心里特别舒服。

  董路:是,是,有道理。你是什么座的?

  谢娜:金牛座。

  董路:哦,金牛座,不熟这座(笑)。

  谢娜:你呢?

  董路:我狮子座。

  谢娜:我们继续聊球吧。

  董路:没关系。你现在看球是什么状态?

  谢娜:我昨天买了很多像苞米花,辣肠。

  董路:在家吗?在家会有朋友来吗?

  谢娜:我很喜欢叫朋友一起看,像在河南是跟公司的同事一起去看,本来公司有庆祝,我们就不去,房间里买了很多吃的,我最有意思的是我边看球还自己解说,比如镜头打到哪个球员,我就说“你碰我干吗”。

  董路:你给配音,会把他们心里想的说出来。

  谢娜:我会把解说声调小,自己来解说。

  董路:很多人都会把解说声调小,虽然解说的三个人有两个是我朋友,但是我还是得这样说,没有办法。当然他们也在进步。

  谢娜:他们挺好的,但是我自己就喜欢加一些娱乐的元素。

  董路:挺好,挺小。

  谢娜:自己想一些他们的心理状态来说。昨天晚上也是,看到早上4点多,而且也是一帮朋友一起吃东西、聊天、看球,我觉得这是最快乐的。现在KTV基本上大家没有唱歌的,就是包一个大包间就看。在无锡也是跟吴宗宪拍完戏包一个大包间。

  董路:吴宗宪也看球?

  谢娜:看球。

  董路:台湾人看球的很少。

  谢娜:会看,他们那个家族都看,都看。

  董路:不会把你招进他们的家族里?

  谢娜:现在在合作当中,我觉得跟多方面不一样的合作。

  董路:前一些日子好像你在一个大学里跟周杰伦、潘伟柏、S.H.E他们一起……

  谢娜:那是一个活动。

  董路:你去干什么?

  谢娜:主持。

  董路:你现在主持是很一线?

  谢娜:很幸运,这个工作我又喜欢,而且又能够把它做好,而且还越来越多的人来认可,连董老师的朋友都喜欢我,我就觉得太荣幸了。

  董路:真的是这样,我觉得挺好。当然艺无止境,因为从我的角度来讲,因为我年龄比你大很多,我会看的时候,我坦白讲有的时候我觉得还是有一些缺陷。

  谢娜:我就希望董老师多给我提一下,不要在博客里提,我会给你留电话告诉你。博客里我相当的完美。

  谢娜:在我眼里你还是小孩,孩子要鼓励,在我眼里戴军和李静不应该是孩子,有些事情他们应该明白,开玩笑。

  谢娜:我就是不断吸取一些经验和建议,经常好多我的娜米会占很多关于我的帖子,很多电视人会写他的博客,会写我,就会转到我那儿,我就特别高兴,一直在关注我的成长,我就特别高兴。所以我也希望董老师,如果有意见也可以在博客里提,就少提点,多表扬点。

  董路:其实我一介草根,说什么都没有用,但是我愿意有一种祝愿,尽管咱们俩推门进来的时候才认识,之后你走你的华容道,我走我的安贞桥。

  谢娜:你怎么说得那么绝情,又不是塞黑和阿根廷,我觉得咱们之后就是朋友了。

  董路:我听到很多这样的话,咱们今后就是朋友了。我在幻想未来肯定我在有些日子里边会看到你,但是不见得会天天看,因为我对电视娱乐节目,主要是没时间,做一些别的节目。有时间我一定要看,我希望比如隔了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又看到谢娜的时候,能够看到她有更多好的表现。

  谢娜:一定会的,因为年轻会吸收东西也很快。

  董路:等有一天我老得也不行了,拄着拐棍,眼也花了,还能看到谢娜,该像张小燕一样。

  谢娜:对呀,我希望把我的主持工作做得很老,可能年龄大一些,更多的不一样的主持人空间开拓更多的。但是当下大家最要关注的是我的那本书——《娜是一阵疯》。

  董路:这本书里娜娜会告诉你们很多她自己的成长经历、好玩的事情,还有可能包括其他的一些朋友……

  谢娜:肯定是之前没有看过那种风格的书,跟我的主持风格很像,一点也没有卖弄文字。

  董路:有没有奉送什么的,卖个书送什么。

  谢娜:没有。

  董路:光碟有版权问题。

  谢娜:这本书一定会给大家很多很多东西,里面包括有我生活的小照片,包括小漫画什么的,已经很多内容了。

  董路:我倒觉得将来再出第二本书的时候,之前给我打个电话。

  谢娜:送董老师一个CD。

  董路:应该加一些内容。应该书多半还是一种相对温和的方式,应该有一种……

  谢娜:这本书一定让你看着看着会情不自禁地笑。

  董路:是吗,太好了。

  谢娜:可能看我的节目有的时候会哈哈大笑,但这是会心的好玩的笑。

  董路:记住,“像娜一样疯”。

  谢娜:《娜是一阵疯》。

  董路:娜是一阵疯,括号,疯子的疯,疯狂。签售会会在北京吗?

  谢娜:会有,但是第一站会在我的家乡成都。

  董路:主要北京有签售,如果你的公司愿意的话,把我叫去。(谢娜、董路拉勾)因为我担心那里的保安力量不够。

  谢娜:当保安。(笑)。我签售的话一定叫你过去。

  董路:一定。今天聊得很开心,最后你要唱歌。

  谢娜:我唱歌没有,那就再来一段,“每个夜晚来临的时候,期待总在我左右,每次决战心跳的等候,是我不变的追求……”(唱歌)

  董路:娜娜的书名叫娜是一阵疯。

  感谢谢娜,也感谢电脑前所有的网友们,希望你们通过我们这一个小时了解一个丰富的谢娜,关注她的主持、演戏、书,书名叫娜是一阵疯。

  好,明天世界杯聊天世再见。

  谢娜:谢谢网友这么久在电脑前关注,还有我的姐姐,还有很多娜迷。所以,要跟你们问好,世界杯看球要多多休息,有黑眼圈的时候就要多多按摩一下,希望每个人每天都快乐,大家也多关注董老师评球。下次有机会再见。

  董路:有一个插曲,比如台湾有一些节目,比如像你做完节目之后会给你拉到旁边,有工作人员说你谈一谈上董路节目的感受。

  谢娜:我背着董老师说吧,我开始聊天特别怕聊足球会特别特别正式,因为之前跟董老师没有见过面,特别害怕他是特别正式聊足球,不太开玩笑那种,没有想到一来就先涮了我一下,问博客的问题,其实我觉得董路老师的路子跟我还挺像的。

  所以,在这里我就觉得非常快乐的一个多小时,希望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能够再来跟董路老师聊,不管是足球或者以后有什么排球,或者是干吗的,都可以聊。

  董路:好。我主持这期节目之前知道是谢娜,我想一个疯丫头怎么办呢?我们又不认识,而且又是这么大的腕,但是还好,我们聊得非常好,更重要的是我记住了她的书名“娜是一阵疯”,同时我也为我将来要写一本书的时候也起了一个名字,叫“那是一条路”。

  谢娜:谢谢,谢谢。

  董路:再见,明天再见。

  谢娜:拜拜。

  董路:拜拜。


  即时欧洲赔率助阵世界杯足彩
  手机上新浪 掌握世界杯
【               发表评论
Flash内容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相关网页共约18,900篇。

评论】【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6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